历久弥新文学>修真仙侠>瑰夏 > 含(微)
    江淮序眼尾泛着红,声音带着诱哄,唇上含着铃铛,声音含糊不清。

    温雨被他说得心飘忽忽的,江淮序看着明显上头的温雨,嘴角上扬,哄骗着温雨,带着试探X的口吻,“宝宝,继续?”

    温雨向下挪了挪PGU,就听见江淮序“嘶”了一声,抬眼望去,“没事宝宝,继续。”

    温雨就没在管江淮序,之前就盯了好一会儿的豆蔻,没犹豫,直接选一个含了上去,舌尖摩擦顶端,牙尖啃咬;另一个指尖剐蹭。含得滋滋作响,豆蔻冲血肿胀,本就半软的yjIng,直接刺激的起立,带着蝴蝶结直直的垂在空中。

    含了一会儿,温雨感觉好似没什么意思,俯身边亲边继续向下探。沿着线儿,狠狠地亲着腹中。PGU感受到了阻力,温雨不用回头也知道是什么,抬起头,带着“天真”对江淮序说:“哥哥,妨碍到我了,能不能让他下去啊?”

    “这让我怎么下去,这分明是妹妹自己Ga0出来的,妹妹自己解决。”江淮序无所谓的开口。

    温雨也不指望他说什么,只是象征X的问一下。抬起PGU,抬到一定高度,马眼擦着花x略过,坐下;坐在江淮序的大腿上,yjIng紧贴着温雨小腹,腰腹耸动,摩擦着yjIng;马眼刺激地分泌出几滴JiNgYe。

    温雨双手握住柱身,上下撸动,江淮序下意识地轻喘了几声。

    温雨看着掉落的铃铛,塌下腰,rUjiaNg对准rUjiaNg摩擦;温雨拿起丝带,江铃铛重新放入江淮序唇间,拍拍脸,让江淮序抬起头,丝带绕过,直接绑在了后脑。

    完成这一动作,抬起PGU向下滑落,聚拢SHangRu,将yjIng包裹在r间,模拟x1nGjia0ei。同时,江淮序感受到了胯骨那一带落下来密密麻麻的悸动,简直爽麻了。

    他把手打在额头上,牙咬着、舌抵着铃铛,嗓间是令人耳红心跳的喘息,脑子混沌不堪,爽感在脑间支离破碎,他也Ga0不懂温雨怎么这么会,他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她第一个男人,这不可能,虽然他们中间分开几年,不在她身边,但是她的讯息半点不差;还是私底下反差感这么大?也就只有这个可能了。怎么办,他好像更Ai她了,本来就是恋Ai脑,现在就直接是阿雨脑了。

    温雨不知道江淮序的脑子已经过了山路十八弯,一边r交,一边亲吻,距离太近,yjIng时不时地戳到下巴,再加上这个姿势有点难受,有点想放弃了。g脆直接不亲了,换成青蛙趴趴在江淮序的身上,专注r交。

    “哥哥,舒服吗?”

    江淮序:……

    温雨看他不说话,手故意在马眼处点了点,“到底爽不爽嘛?”

    江淮序咬牙切齿:“爽Si了宝宝,哥哥想直接‘Si’在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r波DaNYAn,粉红sE的gUit0u进进出出,马眼泄出JiNgYe,顺着弧度流向rUjiaNg,形成水滴滴落。温雨手也没闲着,r0Ucu0在两个子孙囊袋上,刺激睾丸不断分泌水Ye。

    温雨睁眼瞧着他,双眼紧闭,眼尾煞红,鼻尖流着一滴汗,唇无意识地张开,铃铛上水Ye横生,倚靠床头,活像一副春g0ng图。

    温雨眨了眨眼,第一次服务,效果超出预期。停下手里动作,直起身儿,头缓缓低下,余光中看见江淮序睁开眼,好像知道接下来她要g什么,手刚抬起,下一秒,温热的唇已经含上yjIng。

    江淮序心头一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