凌晨三点,燕茯苓起夜下楼,到吧台喝水,看到陆鹤良在露台x1烟。

    男人听到动静,侧了侧身,看到是她后很快灭了烟,轻轻扇走附近的烟雾与味道。

    待燕茯苓端着水杯推门走入,已经闻不到什么烟味儿了。

    “茯苓,不回去睡?”陆鹤良低低咳了一声,问她。

    燕茯苓脸上还看得出前夜的疲倦,她轻轻靠在男人身旁,在陆鹤良来揽她时,顺势偎进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过年嘛,烟火声太大,吵得人总是醒。”

    烟火通放的区域在他们之下的那片低空层里,声音并不很大。陆鹤良未点明她的借口,抬手按了按C纵屏,升起露台四周的玻璃。

    孩子长大了,一晃一岁,娇俏的气质在向着沉稳转变,那GU劲儿越来越像她的父母,只有在床上,才会如从前那样,睁着Sh漉的眼睛跟他撒娇。

    燕茯苓蹭了蹭陆鹤良的x口:“那会儿做到一半,真怕您和陆延吵起来……我简直不敢想,哪有那样的…”

    陆鹤良笑起来,m0着她的头发俯身,轻轻贴着她的脸:“可是我不想让,陆延也不想,所以只有那样了。”

    燕茯苓侧过头争辩:“那也不能…那……”

    她皱了皱鼻子,轻轻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在叔叔的房间做,陆延没忘之前的矛盾,边做边要她评理。那种情况下,人保持思考问题的能力都很难,更不要说是做一个判官。

    她糊弄了几句,被陆鹤良r0u她x的动作弄得大脑一团浆糊,陆延……大概是生气了,C她的力气很重,有些疼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话,一旦她为疼求饶,痛楚就会很快变成情趣。但三个人,陆延把她弄疼了,陆鹤良会发火。

    可能是吵架导致情绪激动……?总之陆延没控制住,sHEj1N来了。他才二十岁,还没结扎,陆鹤良脸sEY沉地帮她把JiNgYeg出来,带她去洗澡。

    冲走头发上的泡沫时,燕茯苓听到父子吵架的声音。

    实际上做的时候就开始吵了,两个人都是那种较起劲来很容易失控的类型,燕茯苓被弄过了头,刚刚从床上起来时腿心还是肿的,这么一会儿走路磨蹭的功夫,身T本能作祟,好像又Sh了。

    “疼不疼?”

    陆鹤良偏头轻轻吻了吻她,随即渴望地加重力气:“是不是把你弄疼了?是我,还是我儿子…”